• 首页
  • 亦弘视野
  • 教授观点
教授观点 同学分享 微课堂 推荐阅读 观点文章
传道者说 | 杜莹:步步为营,方可再次问鼎
发布时间:2019-08-01 点击次数:101 作者:玉见


中国制药产业正处于最好的发展时代,人才对于产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成才的道路离不开带你入行的前辈,他可能是你的公司领导,也可能是你的私交好友,还可能是你的竞争对手,但是最好的导师一定是「亦弘商学院」课堂上的产业精英们。
 
 
以“弘道亦弘人,兴道亦兴业”为使命,「亦弘商学院」恰如制药行业的一股清泉,在成立5年的时间里默默给行业培养滋养培育大量高端专业人才。为此,「亦弘商学院」「医药魔方」将联合采访负责在学院主导设计并讲授药物研发管理、临床研究管理、药品注册管理、药品制造管理等课程项目的5位课程主席,以此向传道授业者致敬,并带你领略中国制药产业的发展变迁。
 
 
夜空因繁星而美丽,
清晨因旭日而多彩!
人才亦弘精彩
行业魔方高效





杜莹  博士

再鼎医药创始人、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
亦弘商学院博明课堂特聘教授、医药商务拓展与对外合作课程特别顾问
 

 
再鼎医药创始人杜莹博士在业内的知名度无需赘述。2019年6月16日,杜莹作为特聘教授应邀走进亦弘商学院『博明课堂』,为研发管理毕业学员和注册管理新生同学们带来了主题为“初心不昧,芬芳自来”的主题报告。正如演讲题目朴实无华却耐人寻味,这堂课也是一次洗尽烟华的人生启迪。 

 

 

『博明课堂』,顾名思义“博长明智”。亦弘商学院张象麟院长希望通过博明课堂,在行业大家的引领下,丰富学员的人生思考。

 

 

杜莹是继孙飘扬之后,第二位走进『博明课堂』的企业家。


 

 艰苦是成长的起点 

 

 

今天的杜莹,是被“聚光灯”包围的。作为创业者,她创立了2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作为投资人,她挖掘的多家企业成功IPO,帮投资者获得丰富回报;就在今年5月,她还荣登了福布斯“中国科技女性榜”。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如今被荣誉环绕的杜莹,其早年在异国他乡求学工作的经历,是异常艰苦的。

 

 

上世纪80年代末,从吉林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的杜莹,想进一步深造。在父亲的建议下,杜莹放弃了东西海岸的常春藤盟校,带着父亲赠与的“高风亮节”和“梅花香自苦寒来”两块牌匾和两只小小的行李箱,只身来到了位于美国中部的辛辛那提大学,攻读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

 

 

与彼时大多数留学生一样,杜莹的外语学的是俄语而不是英语。到一个英语语系国家留学深造,杜莹的第一个难关便是语言沟通。“当时老师上课的口音很重,我几乎听不懂,只好下课后借来同学笔记,疯狂恶补……”杜莹回忆道。

 

 

除了语言关,杜莹面临的另一个问题便是专业方面的迷茫。做分子生物学很辛苦,不仅延期毕业的概率大,即使毕业很难找到与专业相关的工作。再加上外界的诱惑很多,杜莹的很多同学无法坚守便相继转行。

 

 

在最艰苦的时候,杜莹也不是没想过放弃,但又觉得研究了这么多年再去转行有些可惜。既然不甘做出其他选择,倒不如“一条道走到黑”。

 

 

当看到导师手下还有很多读了七八年甚至更久尚未毕业的师兄师姐,杜莹亦是很着急,不希望自己的青春就这么被消耗着。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杜莹决定得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个现状。

 

 

有天,杜莹把实验室的同伴喊到一起,召开了一个小会。“大家每天各干各的也不是事,要不咱们组个队,分成几个小组,分分工,看看 Nature、JBC等主流期刊发表了那些文章,是怎么做出来的,然后咱们一起朝着这些方向努力?”。

 

 

或许是杜莹的真诚,这个倡议竟然被大家通过了。入队的成员们展示了前所未有的主观能动性,结果也是皆大欢喜,大家都毕业了,尽管有的人花了八九年甚至更久。不过杜莹仅用了4年半便顺利毕业,是导师门下学龄最短的博士。

 

 

通过集结众人之智慧,杜莹不仅收获了博士学位,还发表了多篇高影响力的专业论文。让她意外的是,这些论文成为了她第一份工作的敲门砖。全球制药巨头辉瑞破格录取了她。


 

 挫折是工作的调味剂 

 

 

1994年,杜莹正式入职辉瑞。

 

 

进入辉瑞的杜莹,并没有像传说中找到“金饭碗”高枕无忧,而是闯进了另一个“坑”。去了辉瑞她才获悉,这家企业在招聘上具有很强的“名校”情结。在日后的工作中,与杜莹过招的基本是哈佛大学的毕业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某诺贝尔奖得主的门生。像她这样,来自一所不算很知名、且来自美国中部的华人毕业生,在辉瑞总部实属罕见。

 

 

没有名校光环、英语口音重的杜莹,在刚刚进入辉瑞时是不被重视的,但是她的部门上司却发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华人姑娘,无论交代什么工作,都会兢兢业业,一丝不苟超预期地完成,于是他开始授予她一些额外工作其中一个便是代表自己的部门,去和其他部门开会、协调推进项目。

 

 

“他们都有很好的专业背景,造诣也很深,每个人对自己的研究都非常自信。当大家的利益、意见一致时,倒也没什么好说的;意见相左时,那场面就很吓人,不只是吵架了……”。杜莹常常遇到的就是第二种情况。

 

 

杜莹很不喜欢这种氛围,甚至跟领导表示不想参加会议,觉得自己一来插不上话,二来每次开会都不能达到共识,项目无法向前推进,感觉是在浪费时间。

 

 

“我插不上话,就看着大家为了说服彼此,真的是把十八般武艺都搬出来,到最后发现,除了我,所有人都是诺贝尔奖得主的门徒……会议内容越开越远,大家各执一词,早已忘记了讨论的初衷。” 杜莹颇为苦恼。

 

 

幸运的是,职业导师跟杜莹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影响了杜莹之后的职业生涯“Leadership defines your own position”,不要因为你的职位和背景而限制自己为何不站出来,做点什么?改变自己也改变现状呢?杜莹这才想到了自己曾经的强项。下一次开会,杜莹便第一个站出来。

 

 

她用一贯真诚的口气告诉其他人,“我是一个普通人。不像你们都有名校背景和诺贝尔奖得主的导师。既然是普通人,也只想做点普通事。我主要听大家讲,就负责大家的观点记录和梳理吧,一致的话咱就迅速pass,不一致的地方就发给各自部门领导来决定……”

 

 

没想到简单的三言两语,这个部门沟通会就被推上正轨。因为这件事大大提高了部门间的沟通效率,加快了项目的进度,也使得辉瑞在日后的招聘中不再唯名校出身为首,并为杜莹颁发了项目特殊贡献奖。

 

 

在挫折面前坦然接受自己的不完美,随时俯下身子听别人讲的性格,使得杜莹在日后的团队中更加游刃有余,同时为她带来了不错的职业回报。在辉瑞的7年时间里,杜莹从一名普通的科研人员做到项目总监。


 

 做BD,就是与时间赛跑 

 

 

再鼎医药采用海外引进的方式,通过将创新疗法及创新药物研发引入中国。这种商业模式的崛起缘由之一便是该公司拥有强大的BD(商务拓展)能力。比如其引进了治疗卵巢癌的PARP抑制剂尼拉帕利已经在中国香港、澳门等地上市,治疗脑胶质瘤的肿瘤电场治疗在临床上也有惊艳的表现。

 

 

杜莹BD能力的积累,亦是始于辉瑞。当她还在辉瑞从事科研工作时,被转到BD部门是杜莹此前没有想到的。长期从事研究工作的杜莹,一开始觉得自己并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当机会垂青时,便只好将BD工作当作另外一种方式的科研。

 

 

彼时辉瑞想收购一家Biotech公司,耿直的杜莹便前往合作公司,索要项目相关的详细数据。哪曾想到,别说是要到数据,能不能见到对方负责人都得凭运气。回忆起这些往事时,杜莹笑言自己都记不清究竟碰过多少次壁了。

 

 

然而杜莹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困难只会让她越挫越勇。或许正是这种兢兢业业的态度和不放弃的精神,最后打动了合作伙伴。在杜莹看来,做BD没有捷径,用真诚打动对方,获得信任,才是开展进行下一步工作的关键。

 

 

到了执行层面,里面的辛酸更多。但杜莹觉得这是命运对她的垂青。对一个科学背景出身的人来说,能够有机会获得BD能力的培养和训练,对其日后事业的腾飞是超出意外的。

 

 

此外,杜莹在BD方面所下的功夫,是超出我们常人想象的,甚至在第二个孩子出生进产房的前一刻还在与商务伙伴谈合作。别人生孩子前都是急着跟医院签“生死协议”,而她却忙着确认商务合同里的各种数据和条款。


 

 步步为营,方可再次问鼎 

 

 

“华人,35岁以下,在跨国药企管过技术、管过人,有商务经验,医药PhD…… ”这是和记黄埔公司在全球官宣招聘医药CEO的条件,一系列苛刻的要求背后,当时全球都找不出几个符合标准的候选者。

 

 

当橄榄枝递给杜莹时,她想都没想便拒绝了。如同多数常人反应,放着稳定的大外企不呆,除非是头脑发热了。但又或许是女性先天的柔慈,在对方多次邀请,甚至以“如果你不去,这件事就'黄'了”来游说,杜莹觉得一直拒绝好像有些过意不去。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杜莹就这样“被创业了”。2002年,杜莹带着年仅2岁半的幼子,怀着忐忑,从和记黄埔其他合资企业要了一个司机,在和黄医药的创业旅程就这样从0到1开启了。

 

 

回想初次创业,杜莹的印象并不美好。“回想第一次创业,真的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刚开始很孤独,又不敢跟之前同事及行业朋友诉苦,因为一旦表现出不好情绪,就更难招人了,所有苦只能打掉牙齿嘴里吞……”

 

 

事实上,除了孤独,杜莹还面临着大环境气候尚未形成、投资人对医药行业的认知不够等多方面的困境。举个例子,当时连做实验需要使用的试剂、耗材几乎全靠进口,通关很慢,很多海外先进的设备在国内很难找到性能不相上下的。

 

 

这些“基建”工作,严重影响到了新药开发的速度。也常常是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花费了杜莹大量时间与精力,让她身心俱疲。幸运的是,这位“女强人”最后都挺过来了。离开和记黄埔时,这家企业有8个在研临床新药。

 

 

故事的剧本在这里原本该结束。职业生涯已经名利双收的杜莹,也曾计划在财富自由到来时选择退休。这亦是我们现在很多年轻人追寻的终极梦想。

 

 

然而,卸下重任的杜莹原以为能够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却没想到家里会门庭若市。“歇在家里的那几周,每天都需要接待很多客人,且还得回应大家各方面的问题,连先生都表示,我还不如出去上班”,杜莹笑言。

 

 

恰逢红杉资本考虑在中国组建医药投资基金,便派出了专人来试探她的态度,并邀请她出山。杜莹心想,“绕医药圈转一周,好像就差没碰过投资。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就试试看”。

 

 

就这样,杜莹开启了职业新高度,回到中国做投资,领投了贝达药业B轮,投资了华大基因、喜康生物等几家企业,皆成功IPO,为基金的LP创造了丰厚回报。

 

 

复盘自己投过的一系列项目,杜莹深刻感受到:投资,不是在茫茫人海中去找人;投资,应该是站在更高的角度;投资,需要有远见,即对未来有预测性。

 

 

得益于曾经在中外医药圈的积累和经验,杜莹发现,在中国的企业聚焦于自主研发的同时,国际上也有很多一流的好药,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机会在中国开发和注册,为什么不在研发自己产品的同时也加速这些好药进入中国的步伐呢?并且,得益于中国药审改革,药物的开发和注册速度也在不断加快,这就给了企业发展的空间和动力。

 

 

于是,杜莹抓住稍瞬即逝的机会,再次挑战了自己的极限,开始了二次创业,以自主研发和外部引进双轮驱动,并决定要做一家“立足中国,全球领先”的生物制药公司——再鼎医药。

 

 

再后来的故事,大家也基本知道,便是再鼎医药创立、成长、发展和崛起。

 

 

 后  记 


 

对杜莹而言,步步为营,不仅体现在她的工作方面,生活中的她亦是如此。不甘于只顾事业而忽视家庭,她宁愿自己辛苦一些,也要将家庭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她对成功的定义很简单——成为两个孩子心中的好母亲便是最大的成功。

 
从实验室到BD,从创业者到投资人,再到二次创业做立足中国、全球领先的生物制药公司,语言障碍、种族歧视、前路不明、孤注一掷...,30年前父亲赠与的两块牌匾伴随着杜莹飞向大洋彼岸又从大洋彼岸回归,现在还静静地摆放在上海张江的办公室里,杜莹一直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父亲的教诲,并用奋斗证明了“远见、责任、刚柔并济的领导力决定了一个人能走多远”。
 


 
分享: